把好莱坞大片“搬上”区块链,电影产业将发生什么变化?


票房注水版权造假 是该好好用区块链改造了


 

“好莱坞链”是全球第一个影视与区块链结合的平台,即通过区块链智能技术,建立新的社区和传播方式,以提高融资水平、增强发行力、降低发行风险。通过区块链,彻底改变影视作品的展示和预定方式,使用区块链分散发现和预定流程,给每个导演,制片人,演员,粉丝以公开透明平等的机会。

但在中国的影视界,还没出现。

影视和出版:数据易被操纵 变现手段单一

五一上映的《后来的我们》首日以近3亿的票房刷爆朋友圈,但随之而来的票房造假风波又把该片推到风口浪尖——购票平台“猫眼”先买票后退票,通过自己大面积购入预售票,以预售票房保住院线排片后,再大批退票。


票房注水版权造假 是该好好用区块链改造了


 

而这背后,影片出品、发行、院线三方利益捆绑现象严重,一些制片公司同时拥有院线,一些购票平台本身就是影片发行公司,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同时还扮演本是独立第三方的数据记录员角色,数据结果为商业利益服务,而不是为市场及公众服务。

进一步讲,票房造假事件揭开了发行方“锁场”、院线虚假排片、售票张冠李戴等违规操作,也倒逼行业改革与自净,催生了一些行业准则的细化,但由于相对不足的执行力和约束力在资本巨额利润面前力量薄弱,改观甚微。

无独有偶,版权行业也没照顾到制作方和市场公众。一方面版权登记成本高,且登记流程耗时长达1个多月;另一方面,原创者无法了解作品被侵权的状况,侵权取证难,传统维权成本高;而行业最大的痛点在于IP变现渠道单一。

目前当一个原创要申请著作权的时候,一般通过代理平台,支付非常高额的代理费。而国家的版权登记是不允许收取任何费用的,但是我们依然看到在收取上千的费用,这是非常不公平的。

信息不对称、数据易操控、变现手段少、行业间协同差,基本成为了影视和出版的共同痛点。长此以往,只有垄断方获利,受伤的是制作方和公众,最后伤的作品本身,进而打击市场信心,不利行业发展。

区块链:让数据真实 让市场说话

区块链的数据交易特性之一就是维持真实性,数据结果难以篡改,这就很好避免利用购票平台漏洞进行大规模先买后退的问题,刷单行为也能得到遏制,且数据掌握在观众的节点里,并不存储于购票平台的服务器中,也就阻隔了平台方为了自身利益篡改数据的可能性。

另一方面,区块链对作者的确权行为如同查询数据库有迹可循,且上链登记速度非常快(不像传统登记需要1个月),每个节点由作者自己掌握,不会受中心组织控制,从而可以避免为了登记区支付昂贵登记费。

在确保交易数据和登记信息完备准确后,区块链的共识机制可以起到非常好的营销传播作用。以影视排片为例,目前排片的权利在院线,好作品的制作方一定希望排片率高点,而观众也希望能够看到更多的好片。这就可以进行链上的投票,用观众的投票去决定哪些电影值得高排片,而制作方出品方则需要用工作量去证明它的片子是好片。

而版权在进行可查询、可分割、可转让的区块链登记后,链上可以做一个IP资产交易平台,这个IP在通过共识算法审核后,就可以在上面生成作者专属的数字货币。这个token,既可以在链上的其他交易对象(IP购买方)中流转,同时也可以对经过节点授权的用户开放。

目前对于IP资产交易有两种方式,一个是周期性项目,一些原创本身缺少资本对它进行孵化,但是又非常高的变现价值的IP作品,它可能是一个发行Token之后进行实物的返还,或者用一定的溢价做金融产品,它会进行Token的销毁给予投资者一定的回报。第二是持续性的项目,发行的token不必销毁(因为有持续作品输出),可以直接作为用户的支付手段,而作者和投资人的权益可以在二级市场变现。

反观影视行业产业链更长,制作前期和上映变现的方式就会更多。

制作方可以借助token实现链上节点观众的众筹,这个token由制作方单一发行,认筹的节点用户可以通过标准化的智能合约进行撮合,片方在预告后用户决定是否确认认筹成功,而片方将提前通过众筹收回制作成本。

节点用户通过将影评上链,观影数据可以悉数被出品、发行和院线掌握,院线可以对排片进行数据分析并科学安排,排片行为也就由市场(观众)决定,也正因为由市场决定,院线的上座率也会得以最大化,分得的票房利益也就会更多。

至于目前在商业模式上存在对赌的制作、出品、发行来说,通过联盟内部的授权可制定灵活的智能合约,并锚定电影数据,既能让商业交易行为在人为减少干预的情况下正常化,同时还能将协议中的IP进行二次流转变现,即在链上开放API接口接入视频网站,打通影视制作发行上映到二次传播的通道,一旦这个通道打开,庞大的用户群体将为IP各方的变现提供最直接的支持,从而减少沟通环节中的摩擦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