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冬天,比特币一度达到了每个比特币20000美元的高点,而到了这个夏天,其价格已经回落到了6000美元,而媒体的关注度也已经显著下跌。那么比特币是不是存在泡沫?如果是的会不会破裂?如果不是的话又会出现什么样的走势?比特币及其相关技术对未来技术和社会的影响又会如何?科学家兼科幻小说作家Erik Hoel用庞然之物(hyperobjects)以及托勒密周转圆来分析和预测比特币的走势。

 

比特币泡沫的两种未来:破灭,或“包裹住”整个人类

 

圣诞前几天听到那个独特声音的人不止好几个。这是网上的空灵痉挛发作时发出的声响,在默默地下着雪的2017年12月22日那一天,就算是在现实世界里也几乎能听得见。那一天,随着比特币的价格从20000美元一下子跌倒10500美元,那个壮观的加密数字货币泡沫怦然爆裂。不过市场似乎马上就恢复了过来,价格一度接近历史高点。但此后,市场进入深度的熊市阶段,跟之前坚挺无比的牛市形成了鲜明对比,在仅仅几个月之内就损失了70%的市值。

 

对于比特币的持有者来说最糟糕的时刻是否已经过去?还是说尚未到来?这个问题值得退后一步先问问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为什么去年价值20000美元的一个比特币今年夏天仅值6000美元

 

答案是不是仅仅用泡沫两个字就可以概括?对于那些没有注意到2017年加密数字货币之疯狂的人来说,不妨考虑一下去年任意一天给人带来的吃惊程度——这可以是天气稀松平常的任何一天;或者是不值得关注的任何一天——每一天都有人赢得或者失去财富,经历痛苦或者狂喜,这一切都是通过他们面前的屏幕。对你来说平常的一天可能就是他们的天堂或者地狱。

不过在这市场的歇斯底里与疯狂之外,要想真正理解比特币大起大落,你得先了解一点它的底层技术,因为它的很大一部分可能都跟比特币协议的新颖性有关。

 

比特币有一个根本性的不同,这种不同又被它想要实现的东西的绝对规模放大了。现在说这些实体,这些加密数字货币,是千禧一代最有趣的技术对象,这已经不是牵强附会的说法。甚至对我们未来而言,这都算是未来主义的。在了解它们的过程中,你会进入到一个突然坠落的奇境当中,在那里,你最熟悉的、最不可或缺的东西,货币本身,正在接受审问。

 

作为庞然之物的比特币

 

哲学家Timothy Morton用了一个术语来描述“过于复杂、在时间和空间上太过分散,以至于人类无法控制的事件、系统或者流程。”他称之为庞然之物(hyperobjects)。Morton继续解释道

 

黑洞是庞然之物;铀、钚这样有着漫长半衰期的的核材料是庞然之物;全球变暖和大规模物种灭绝是庞然之物。这些现象的局部效应我们都知道,都经历过,但是基本上这些东西已经超出我们的认知范围。

 

比特币就是这样一种庞然之物,是它这类庞然之物中的第一个。比特币的扩张跨越了时空,这是一条不断增长的、有序的、由兆大小区块构成的链条,它既无影无形又无所不在。它那变幻不定的肉身自萌芽以来就不断吞噬着廉价的电力,冰冷的仓库堆满呲呲作响的热得发烫的精灵,它们要破解只是为了玩毫无意义的猜谜游戏而存在的计算难题。它的那些输入/输出端口,像交易所,点对点销售,或者接受比特币的商家,一个个就像植物卷须一样从比特币真正存在的那个难以名状的地下世界慢慢地向上攀爬。圈内人把比特币协议称为是“蜜獾”,因为它根本不会死。这一切都源自一个内容复杂不过Excel文档的分布式账本。

 

那些内容——里面的信息——也把它标记为庞然之物。就像其他的庞然之物一样,区块链违反了一般规则,超越了旧的悖论。比方说,一些思想哲学家曾经想要弄清楚为什么一个像大脑这样的物体能够包含无法被观察者主观解读的信息。但从跟不上来说区块链的信息内容似乎是固定的,并且用一种大多数其他信息所没有的方式加以定义的。分布式账本由钱包组成,而且他们的持有者有着特定的共识——所有人都同意——而且这种共识还用工作量证明来确保。也许一种比较奇幻的假设是,其实大脑本身的机制也有点像有机的区块链,复制着自身和世界的模型到它的两个半球和各个模块之中,而意识则是目前对这一模型状态的分布式神经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