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之父】“中本聪”创造比特币后隐藏身份原因曝光

  真正的高手从来都是不显山露水,却名扬四海。江湖上关于中本聪的传说从未消停,每隔一段时间,比特币之父中本聪的名字就不时出现在大众视野,关于谁是中本聪,真假中本聪的消息持续霸屏,他的消息总是牵动人心,但每次求证的过程总是出现戏剧性的反转,最终都只是让大家希望变失望,而这一切更为中本聪神秘的色彩添加上浓厚的一笔。

  

比特币之父

 

  比特币之父中本聪的神秘身份

  关于中本聪的个人信息少之可怜。目前已知信息是他曾是密码朋克的成员之一,他拥有惊人的密码学、计算机、数学与经济学知识。比特币中许多曾经被认为是冗余设计的错误,后来被证明都是正确的,比如精心挑选的Koblitz曲线,避开了美国国安局在加密标准中暗藏的后门。比如在椭圆曲线数字签名算法加密的基础上,再哈希两次,足以应付量子计算机的威胁。比特币之父中本聪与任何人交流都使用PGP加密和Tor网络。他甚至在白皮书和社区发言中,有意的伪造一些身份信息与个性化特征,误导一些错误的猜测。比如伪装英式拼读,格林威治时间的作息规律。其心思缜密程度令人惊叹。当然,以上信息也是真假难辨。

  关于比特币之父中本聪的财富。目前最为津津乐道的是他的比特币钱包有一百万个比特币,以此前比特币最高价算价值上千亿,哪怕在熊市也至少是百亿身价,但是这笔巨额财富却被发现纹丝未动地躺在钱包里,有人猜测,是因为中本聪忘记了自己的钱包私钥,无法动用这笔财富,又有人说,财富对于中本聪根本无足轻重,他热衷于比特币的技术,留给了世人一个杰作,自己拂一拂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比特币之父中本聪足迹探寻

  2008年11月1日,"中本聪"在一个隐秘的密码学讨论小组上首次提出了比特币的概念。

  2009年1月3号,全球第一个比特币被挖掘出来,在此后几年里,比特币价格出现成百甚至上千倍的增长,巨大的吸引力令其他投资标的都黯然失色。

  2009年初,中本聪发布了比特币软件,并通过电子邮件和这个新兴货币的用户们沟通——但他从来没有打电话和别人交流过,更没有露过面。

  2011年6月,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在秘密会晤谷歌当时的总裁埃里克施密特时,称比特币之父中本聪为密码嬉皮士之一。

  2012年5月,计算机科学家泰德尼尔森在YouTube上曝料化名中本聪是京都大学的数学教授望月新一。

  

比特币之父

 

  有人猜想"中本聪"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因为语言指纹互相覆盖,他们或许还能安全地潜伏在暗处,继续窥视那些追踪者。但又有人分析,通过他在社交平台上的留言,如果是一个团队不同的人利用同一个账号进行回复,如何做到风格一致?这显然是不合理的,更大的可能性是这是同一人所为。这就不禁让人疑问,在互联网信息如此公开的情况下,为何无法找到中本聪的任何蛛丝马迹?

  如何在强大的互联网上隐藏身份?

  互联网如此发达,人们的身份信息总是被泄露,无论是社交账号还是论坛,大多需要实名认证,想要真正确定一个人的身份其实并不难,只要他有网络记录。哪怕他在发布软件、注册域名的过程中把自己的 IP 等信息隐藏得很好,不至于没有任何蛛丝马迹。从种种迹象看来,中本聪对密码、算法、经济学、社会学有很高的造诣,这位传奇人物很有意思,明明可以靠才华却偏偏要靠个性吃饭,发明并开发比特币,把比特币的原则诠释得彻彻底底,最后深藏功与名。

  币圈还需要"中本聪"吗?

  在无数次的寻找中,对于"中本聪"真身的追寻只会引出更多的疑问和不确定。真相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但那时也许答案已不再重要。其实中本聪是谁并没有太大的意义,他不过是比特币世界中的一个象征而已。市场需要一个起源的故事,需要一个开拓者,我们只要知道中本聪带来了比特币,它带来了一些全新的技术思路,能够应用在我们的全球社会中。比特币还是一个大众都可以使用的"工具",它并不属于任何一个人。与其过度追求"中本聪"个人的追踪,还不如花更多时间和精力去关注技术和其影响。

  比特币之父中本聪何以频频"霸屏"?“禁果效应”!

  一个充满神秘色彩和虚幻投影的人物,一个连身份都未被确认的人物却在币圈江湖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真是让人匪夷所思。除了其自身的传奇色彩外,还有什么原因让他的热度居高不下?

  从心理学的角度分析,这叫"禁果效应"——越神秘越吸引人。

  越是禁止的东西,人们越要得到手。越希望掩盖某个信息不让别人知道,却越勾起别人的好奇心和探求欲,反而促使别人试图利用一切渠道来获取被掩盖的信息。这种由于单方面的禁止和掩饰而造成的逆反现象,即心理学上的"禁果效应"。这与人们的好奇心与逆反心理有关。

  

比特币之父

 

  "禁果效应"存在的心理学依据在于,无法知晓的"神秘"的事物,比能接触到的事物对人们有更大的诱惑力,也更能促进和强化人们渴望接近和了解的诉求。我们常说的"吊胃口"、"卖关子",就是因为受传者对信息的完整传达有着一种期待心理,一旦关键信息在受传者心里形成了接受空白,这种空白就会对被遮蔽的信息产生了强烈的召唤。这种"期待-召唤"结构就是"禁果效应"存在的心理基础。特别在涉及公众切身利益的问题上,人们恐惧的往往不是确定的事实,而是不确定的、难以知晓的事情,在无法知晓和渴望知晓的搏杀过程中,公众会因为恐惧心理而像饕餮一样渴望获得信息。

  而"中本聪"事件正是吊足了大家的胃口,越神秘越期待,形成一种循环,才引发币友高度关注。

  比特币和区块链越来越火,比特币之父中本聪却完全隐身了,既不动用自己拥有的约100万个比特币,也不去申请专利,就连提名诺贝尔经济学奖候选人都没能让他现身。关于"中本聪"的猜想一直甚嚣尘上,留个世界的未解之谜也可能一直延续,但寻找的呼声已渐渐消逝,想必越来越多人明白未来比特币的道路需要由每一个比特币参与者共同决定,这也许也是中本聪离场的原因之一。